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师娘的心与肉
师娘的心与肉


灯红酒绿的大都市,虽然已经是夜晚,却依旧繁华热闹,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,正在进入纸醉金迷的夜生活节奏!

  云豪大酒店,一座顶级的豪华酒店,进出的客人非富即贵!我穿着笔挺的酒红色呢子制服,熟练的给停在门口的豪车开关门,熟练的给客人们鞠躬,说着「欢迎光临」,「先生太太走好」……职业的礼貌语言,时不时地接到金主豪客们扔下的小费,嘴要咧到快碰上耳朵,感谢先生太太的赏!

  我没有名字,一般同事都叫我「小子」上司叫我「兔崽子」「小混蛋」!因为我确实没有名字,我是个孤儿,据说是酒店打扫卫生的老头,从垃圾车中捡到的我,本想把我扔了,正好遇到了我的干爹也是我师父,把我要了去。我师父姓金名梁宝,可没人叫他这个名字,一般认识的人都叫他「三王爷」就是三只手王爷的简称!他自称是大清国皇族,正八经的王爷,不过,说出大天来,也是个小偷……

  师父对我还是恩重如山的!不止收养我,还悉心教我,今年我十五岁,可以这么说,城里的豪宅没有我没进去过的了!云豪大酒店更是我经常光顾的目标!
  来这里的男女,多数都不是夫妻,一个是兜里有钱,再者他们丢东西也不敢闹太大,怕被人知道惹出更多麻烦。比起去那些大户豪宅,这里要安全容易的多,收获也不错,所以,我特意在这里找了份门童的差事,能更好的寻找目标!
  当然,也是让师娘安心!我有师娘,名字不知道,师父平时都叫她老婆。师娘个子不矮,大约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,模样绝对是个美人,身子不瘦,但绝对不胖,只能说是丰满!师父长得又黑又瘦,和师娘站在一起,一点都看不出是两口子!

  有一次师父喝醉酒说过,师娘家过去是当官的,后来她父亲犯事被对头陷害,败了家。那对头想对她家斩草除根,结果师父正巧知道了这件事,也是一时觉得气愤,就从对头家里偷了对头的黑账,交给师娘家。凭着黑账,虽然师娘家没有完全翻身,但对头也放过了她父亲,不再敢打搅她家。后来,师娘父母还是因为心理的打击,先后离世,师娘看穿了那些所谓亲戚的凉薄,毅然和他们断了往来嫁给了师父……

  师娘对我非常好,她和师父一直没有孩子,而我也把她当做亲妈!亲妈还把我扔了呢……

  但我之所以这么听师娘的话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一个多月前……

  天气正热,我们住的地方街巷狭窄,热气散不出去更是闷热难耐。师父早年间买了这个小院,虽然不大,可却是附近少有的独门独院。几天前,师父的朋友来信,请他去南方玩几天,他想带着师娘去,师娘不肯,说南方更热,师父只好自己出门。

  而我,这两天已经找好了目标,踩好盘子,准备今晚动手,所以,白天想多睡会儿,好有精神。可天气太热了,迷迷糊糊挨到中午,实在是睡不着,起来打算到水房冲个凉,降降温。

  水房在东厢房和堂屋之间的最里面,阳光不好照进去,灯倒是亮着,只是很暗,白天起不到多大作用。迷迷糊糊中,刚进了水房,「啊……」一声女人的惊呼,虽然声音不大,可我一下子就清醒了,这时也看清了里面的情景,原来是师娘!她也在冲凉,正在往身上打香皂,所以没听见有动静。

  「师娘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嘴上道着歉,脚下却根本没移动,我的眼睛都动弹不得,直盯盯的看着师娘那完全赤裸,湿漉漉的身体!在昏暗的灯光下,师娘的身体反射着点点光泽,更加充满诱惑力!圆滚滚的奶子白生生的,就像超大号的冰激凌雪球!点缀着那一颗红豆,更让人有了饱餐一顿的欲望!
  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,肚脐小巧而整齐的点缀中间,十分可爱。她胯下的那一抹乌黑,浓密而规整,肯定是刻意整理过,没想到师娘这么细致啊!而阴毛下那一道粉红香嫩的深沟,则完全将我的目光吸引,我眼泪都流出来了,还不舍得眨眼!

 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眼睛赤红,师娘害怕的抱紧双臂,企图遮住身体,可要遮盖的实在太多了……「狗子,你,你出去吧……」她话没说完,我再也忍不住,一把扑上去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  「啊,不要,你师父会知道的!」师娘奋力挣扎,她身上刚抹完香皂,滑溜溜的好像泥鳅一样,可刚挣脱我就又抱住,她一边挣扎一边用小拳头打我,但对于欲火蒙昏了头的我来说,这样的打击简直就是小孩挠痒痒。

  想抱她回房,可她这样挣扎,我也怕外面有人听到,索性将她按倒在旁边长凳上,拽下短裤,看见我生龙活虎的鸡巴,师娘明显动作一滞,接着又开始挣扎,却被我顺利的趁机分开她的双腿,站在中间!师娘想合并双腿,情急之下,竟然将腿抬起然后并住,可这样一来,就是将硕大的屁股对着我,我更加亢奋!
  抓住她的双腿,抗在肩头,用力下压,她的身体被我轻松对折,她的屁股完全抬起!意识到自己给自己一个坑,师娘一边哀求一边挣扎,可我根本顾不上,鸡巴对准那肉缝,用力沉腰坐马,「滋……滋……滋!」发力三次,才将鸡巴全部插入进去!

  「啊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师娘也配合的叫了三声!没想到师娘的阴道竟然如此鲜嫩,和附近那些站街的女人们天差地远,我的欲火完全爆发出来,鸡巴如打夯一样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下猛的,开始了耕耘!师娘的身体被我牢牢的控制住,根本无法躲避,双手乱舞乱抓,不知如何是好!每次插到里面,我都会碾动一下鸡巴,将师娘花芯碾得散开后,再抽出鸡巴,然后再次插入!师娘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,就是死,今天我也要肏个痛快!

  在我锲而不舍的奸淫下,师娘挣扎半天,渐渐没了力气,终于认命的放弃抵抗!她头歪向一旁,眼泪无声落下,身体软软的,趴在上面,比最软的软床还舒服!她的屁股不小,就像一个肉垫,每次我发力的插入,都会有一股弹力向上弹起!

  虽然师娘表面上没反应,可她渐渐湿润滑腻的阴道还是暴露了她的实际情况,她的身体还是有感觉的!看她已经放弃挣扎,我也卖弄的将她面对面抱起,双手托在她大屁股下面,一边走一边肏的,走向院子!

  「你这畜生,你啊,干什么?」师娘想下来,但我如何能让她如愿?刚到院子里,她又老实了,吓得伏在我怀里,任凭我鱼肉!「噼噼啪啪」清脆的肉声在小院里回荡,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们两个,别提多快活了!

  大约四十分钟后,我发现师娘的手抓我肩头非常用力,肩头有点痧疼,侧眼看她,只见她还是紧闭双眼,但长长的睫毛却在无规律的抽搐着,「她要高潮!」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对于女人的反应可以称得上「熟悉」!当然,这些都是和那些站街的女人身上学来的!我在她们之中人缘非常好,很多时候,只要她们没客人,即便是我没钱也会让我先配一次!

  她们都说我这鸡巴又粗又长,还带棱角,天生女人的克星!她们觉得我好我还不觉得什么,今天看师娘的表现,我才真的自傲!我更加卖力的,将师娘托起,放下,鸡巴上挺!又坚持了一会儿,师娘终于再也憋不住,哼出声来!「啊……畜生!要命的畜生!进屋……去!」她是怕自己叫出来让人听见!我欣然一步步,肏着她,堂而皇之的进了她和师父的房间!在师父和她的床上,我抱着香喷喷的师娘,翻滚,缠绵,将自己的各种技巧十足十的施展!

  「啊……呀……死了……要命啊……」师娘尖叫一声,突然身体紧绷,猛地将我抱住,修长的大腿盘在我身后,蜜穴竟将我的鸡巴牢牢吸住!一股冰凉的阴精喷出,险些让我当场缴械!安心的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,看她绯红的脸颊上,汗滴如水晶般晶莹剔透,我亲了一下。

  从肉欲中逐渐清醒的师娘一哆嗦,正要躲,却被我用力一抱,没有躲开!「师娘,快活吗?」听我一问,师娘泪如泉涌,抽泣起来。「你这个畜生,我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能强奸我,呜……」

  「师娘,我是真喜欢你啊!」一边亲着她的泪珠,一边再次开动,她意识到我还没泄身,诧异的看着我,红着脸道:「你,你还没完啊?你别,你下去吧,我不告诉你师父!」

  「师娘,谢谢你,我再孝敬你一次!」不理她的反对,我再次在她身上耕耘起来!她知道我不可能停下,只有任我施为,不多时,房间里行云布雨声充斥,肉欲男女沉迷其中,鱼龙曼衍!美丽的女人,如久旱的土地,吞噬下一切充满生命精华的甘霖!年轻的男人,如食髓知味的饿狼,勇猛无畏的填满每一丝适合孕育生命的空隙!二人杀在一团,直杀得天昏地暗,春风惨惨!

  当我们分出胜负,在师娘泄身七八次后,我终于将火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时,她已经气若游丝,脸上却带着满足的春情!

  越看越爱,忍不住抱着她又是好一通亲,「我一定娶师娘做老婆!」

  「唉,你这混蛋,你师父知道了,不打死你啊!」当师娘悠悠醒转时,第一句埋怨让我心里一热,搂着她说道:「你想让他打死我给你报仇吗?」「你们都不是好东西!」师娘转过身,背对着我,我的鸡巴被她肉乎乎的大屁股一蹭,立刻又跳了起来。

  可我看她下面已经十分红肿,只有强忍着,没有再次挞伐,从背后抱住了她。「师父说是他偷了你家的对头的黑账,然后才保住你家的,你怎么说他也不是好东西?」「哼,他是有黑账,可那是害我父亲用的!」「嗯?」这可有意思了!
  原来,师娘的父亲确实是当官的,但他之所以被对手算计,其实是师父帮他的对手偷了他的黑账!而师娘之所以嫁给师父,完全是师父逼迫的!师父没有将全部黑账都交给她爹的对手,否则,师娘的父亲就有可能要送命了!

  但师父的条件是,要师娘嫁给他!为了救父亲,当时已经败落的师娘家只有同意,任凭师娘哭得撕心裂肺,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!我不认识师娘的父亲,她家跟我也没关系,可现在,我却不由自主的,向着师娘一边。「师娘,那你为什么不跑啊?不是说你父母都已经死了吗?」

  「我能跑到哪儿去?」师娘无力的哭泣着,说道:「以前那些亲戚,我父亲有权势时,成天围着我家转。看我家出事了一个个躲得远远的,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,但也没什么用!」

  她的两个哥哥都是纨绔子弟,父亲落难时,早跑的不知踪影。她有个姐姐,好像也是给有钱人当了二奶,早没了联系,再说,就是联系上又能怎么样?
  「师娘,你嫁给我吧!我娶你!」我拉起她,坐在床上,面对面,认真的说:「我能养活你!这几年我偷着攒了点钱,可以开个小店,我们远走高飞,师父也拿我们没辙!」「算了吧!你比他强多少?我今年三十六了,你才多大?这两年你看我模样还成,等过两年我老了,你照样嫌弃我,说不定还不如跟着他呢……」
  「我若是对你不好,我就车撞死,爬楼时候摔死!」「你……」她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我,我认真的跟她说道:「师娘,我喜欢你,我明天就去找份差事,等我再赚点钱,就用八抬大轿娶你!」「你是真心的?」

  师娘有些感动,说道:「但我们跑不了!你师父肯定能找到我们!」是啊,我自己这点能耐全是他教的,他从小看我长大,还能不知道我的习性?「就是和他拼命,我也要娶你!」我说的咬牙切齿,师娘吓了一跳,「你要是真有心,我就有办法,不过,你当着他面什么都别露出来!」「啊?」师娘的神情坚毅,虽然想不明白她要怎么做,但我知道,她肯定不是敷衍我!

  师父还没回来,我先到云豪大酒店找了差事。我的一个把兄弟也在这里做门童,和我这个专业小偷不同,他坑蒙拐骗偷,没有不干的。虽然都是小打小闹,但却也落得个人脉广阔!正好他这边有个门童老家有事,空出位置,他就跟上边引荐了我,看我也算伶俐,就录用了。

  每天除了当差,选择目标,就剩下一件事,回去抱着师娘在师父的床上撒欢的配种!师娘也是放开了,不再矜持,被我肏得鬼哭狼嚎,什么亲儿子好丈夫都叫出来了!快活似神仙的渡过了半个多月,师父回来了!我心里别提多失落,师娘给他弄了几个菜洗尘,还让我去买酒,我真是不愿意。可师娘却满脸春风的,像我努嘴示意,我也只有悻悻地去了。

  晚上,天刚黑师父就拉着师娘进了房间,我真恨不得冲进去宰了他,可又怕他醉的不严重,杀不掉他!他和师娘打情骂俏的声音很大,我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,怒火越烧越旺,再也忍不住,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尖刀,蹑手蹑脚的进了堂屋,走到他们卧室门外,倾听里面的动静!

  「来,让我疼疼你,这么多天不见,你可是想我了?呵呵呵呵……」「讨厌,谁想你,等一下……唉……」「等什么?爷等不及了!」「我洗洗澡!」

  「洗什么?来吧!」明显师娘想借口离开,却被师父拉住,忽然,屋里又有了变化,「你什么意思?你不是吃野食了吧?」「唉,这是什么话?什么叫我吃野食了?」「哼,你什么时候非要洗澡了再跟老子上床了?这么推三阻四的,不是吃野食了是什么?」

  「你……我不理你!」师娘下地了,我正要躲到旁边,「啊,你放开我!」「你个贱货,敢和老子这么说话了!真要好好给你长个记性!」我轻轻推开门,只见师父抓着师娘那长长的头发,正将她按在床头,心头怒火再也压制不住,一把推开房门,直接扑向师父照着他胸口就是一刀!

  「嘿!小子,竟然是你?」师父虽然被我偷袭,但在我就要刺中他一瞬间,身体下意识的躲了一下,躲开了胸口要害,虽然被我刺中,但还是没有倒下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!

  面目狰狞的瞪着我,说道:「你个小白眼狼!竟然敢动老子的食儿,我弄死你!」他从枕头里竟然掏出一把刀,反手扎向我小腹!我挣扎不开,就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师娘竟然从床头抄起一个花瓶,「呯!」重重的砸在师父后脑,师父眼睛外突,瞬间没了力气,我堪堪躲开要害,可刀子从我身边划过,还是划出一道伤疤,血一下子涌了出来!

  师娘顾不上看师父死活,慌忙找来金疮药给我抹上,又缠上纱布,看血止住了,才松了口气!「他还有气,弄死他吧!」说着我要再给师父补上一刀,师娘却拦住,说道:「我在他饭菜里下了蒙汗药,可药有点受潮,劲小了,才没蒙翻他!把他扔护城河里去,他仇家那么多,谁也想不到是咱干的!」

  「果然最毒妇人心!」可师娘是为了我,我能说什么?这也确实比我弄死他好!捆住他手脚,堵住他的嘴,用麻袋罩住,趁着夜色,我溜出了家!捡没人走的小路,到了护城河边,周围没人,师父还没醒过来,我找了块大石头,缠在他身上,将他往河里一推,看他没浮上来,才回家。

  回到家,插上门,径直来找师娘。没想到,她已经收拾好房间,把沾上血迹的床单被罩都换了!

  「做好了!」说完我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,她却笑嘻嘻的看着我,骂道:「傻站着干什么?现在都是你的了,等什么?」

  我的欲火一下点燃,扑向师娘,再也没有顾忌,我们在刚刚杀了师父的床上翻滚,以各种姿势品尝肉欲的滋味,师娘完全放开,哪里像大家闺秀?分明是个放荡的淫妇!我将她一次次推上肉欲的高峰,一次次将精液送进她的子宫,当她最终尖叫中晕过去时,天色已经发白!我们睡到中午才起,下午要去接班,我冲洗一下,师娘忙里忙外的,我们就是一对新婚夫妇!

  吃过午饭,不舍的离开家,还是师娘把我推出来的……

【完】